星耀之空

關於部落格
在黑暗裡被遺忘的光明,會守護著你我的夢想。這裡介紹動漫與音樂,也讓你我看見人們不同的夢境。
  • 4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怨望1-1


1-1-1
灰雲密布,陰雨綿綿。空氣充滿著濕氣,土地涵養著水分。水源源不絕的來,也無聲無息的離去。
[就如同我們吧,?]聽到對雨的觀感,不禁回答道。
[是吧~]抬頭望著灰暗的天空,靜靜的回應。
暗自微笑,繼續往前走著,兩人也一邊看著雨,一邊趕路。
而在泥濘不堪的路上,已有人提著燈,在前方等著他們。
那人戴著寶劍,頭戴時尚的布帽,且在寒冷的天氣裡仍穿著短袖,而胸前別著[普菲斯]的皇家印章。
那位奇特的人一看到,立刻上前來,並且在停下腳步後,將右手放在左胸上,微微鞠躬。
:[臣已等吾主多時]           點了點頭,:[不須客氣]
:[請問兩位是否達成任務呢?] 
:[是的,我們的確找到了仙人之山,並遇到攸瑩大哥,請他回來]
:[只是他比我們晚啟程,所以明日才到]
微笑了下,心裡很高興是好消息,然後又嚴肅的說道:[請兩位跟我來]
領著兩人來到一個看似空曠的地方,並請兩人站在中間後,把自己的長劍抽出來,刺在地上。
一個法陣瞬間出現在平地上,周圍的土壤開始往下陷,形成圓弧的洞口,並旋轉混合,在混合完畢後,一處的土壤突然移開來,一個隧道的門口就出現在眼前,而地底的土也形成梯子的形狀往上延伸,連接圓弧洞口中的秘密隧道入口,等到連接完畢,圓弧洞口中階梯外的部分又被重新填滿,形成一道地道。
:[地道已經做好了,請兩位進去吧]
點了點頭,先進去地道,問道:[那麼宰相要跟我們一起回到國界嗎?]
:[是的,不過既然攸瑩皇子明日才到,那我必須請大王使用幻術將他接回國境。]
點了點頭,也緊跟著,進了地道,則在進入地道要離開入口前,
念道:[回歸一切的原樣,保持平和吧~]
只見原本還透著些許光芒的入口,再次被土壤掩蓋,地面又重新變成平地,而地道則充滿著黑暗,只有旁邊的火把是唯一的光亮。
順手拿了火把,指引著兩位王子趕路,往國境前進。
 
 
 
 
 
1-1-2
地道總是悶熱的,空氣中密布著灰塵,這對來說,讓他有種心悶的感覺。
他看著頭上黑漆一片,眼前只有一片火光所帶來的光明,這種跟著光芒的逼迫感使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。
還記得那時已是初春,天空晴朗,走在路上還有飄揚過來的陣陣花香,
然而……那年的春天不只是花最香的一年,也是普菲斯唯一有特殊名稱的春天-血腥之春。
在血腥之春中,發生了內戰,有許多被清的父王-所判刑的貪污官員,秘密策畫在這美好的春天裡發動叛亂,並暗中將普菲斯軍隊的大半兵權奪取。
當時普菲斯的軍隊又分成上百萬個小隊,每一個小隊則有五個隊員,每位隊員都有各的用處,分別是:力量、防禦、麻痺、阻撓和暗殺。
而等到察覺到不對勁時,一切早已來不及,在那時已經有百分之八十的兵權被納入叛亂者的權利中,也就在君王設法將兵權重新納入國家的一部分時,叛亂者抓緊時機,發動內戰。
內戰一開始,為了避免皇家成員的損傷,於是命令所有處理國家事務的人從地道逃離,但皇后要帶著清逃走時,大軍已經攻破城牆,使得兩人逃到地道的蹤跡被發現,等到兩人好不容易穿過重重關卡,進入地道最內側的暗門時,已經有兩個小隊在裡面待命了。
 
而最令人震驚的是這兩個小隊是隸屬於當時頗負盛名的效忠部隊-王之部隊,此部隊不僅是負責保護帝王的重要部隊,而且都是誓死效忠國家的菁英,沒想到卻成了叛軍的走狗。
皇后那時非常生氣的看著他們,而對方則對皇后說:[只要皇后和王子肯當我們的人質,我們一定保證你們沒有生命危險,但如果你們拒絕,我們的上頭答應我們可格殺勿論]
皇后鄙視的看了他們下,:[你們當真是軍人?我想倒不如乖乖在糞坑裡吃喝拉撒還比較像樣呢?]
對方見皇后出口如此不客氣,一惱火,所有的隊員立刻排列出攻擊的陣勢,而隊伍中的兩個[阻撓]快速的從口袋中掏出好幾支小刀,往皇后射去,皇后則抱緊了清,敏捷的閃避過小刀,但小刀一刺進地面,竟射出鐵絲纏住兩人的身軀,對方的[暗殺]見狀,將手中的暗器毫不留情的往兩人的頭顱擲去。
沒想到,皇后不但不慌張,反而笑了,只見她原本綠色的雙瞳瞬間散發出紫羅蘭的顏色,纏繞住她的鐵絲突然失去電子,被氧化了,而且還因為過於脆弱而化成一堆灰燼。
至於眼前飛來的暗器,皇后不屑一顧,直接將他收集的電子往前施放,使暗器承受不了,碎裂開來,往兩隊射去。
隊中的[防禦]察覺不妙,趕緊從隊中跑出,合力製出一道極強大的結界,
碎鐵片上的電子卻無視於結界的存在,直接通過結界,擊中兩人,使兩人直接休克,倒在地上。
隊友見狀,不敢再小看這位皇后,轉由適合攻擊且耐打的[力量]打頭陣,而其他人則負責輔助。
首先,兩個[力量]將身體的特殊能量往空氣輸送,瞄準,直接發射,一道強大的攻擊性氣旋立刻產生,攻擊皇后抱著的,那時年紀雖小,卻已經會許多滿強大的法術,他只念了句:[風之散!]
眼前的空氣就擠在一起,產生一層膜,當氣旋擊中時,就往外散開,使得氣旋反彈回去,對方一看到這種現象趕緊躲開,然而由於風之散的效果,反彈回去的攻擊性法術變得非常快速,直接貫穿了一位[力量],兩位[阻撓],一位[麻痺]和一位[暗殺]。而剩餘的三位隊員頓時全部僵住,看著其他隊員頭部都轟出一個大洞並倒在地上。
此時勝負已分,三人立刻投降,而皇后也不計較,只將放了下來,一起往地道內部走去,只是………在兩人背對敵人,敵人又心懷不軌時,一支暗器就這麼的從[暗殺]手中射出,往清的頸部切去,等到回過頭時,皇后已替她擋下那塗滿毒藥的暗器,倒了下來。
清呆望著倒下的她,看著她倒在地上前那往上飄揚的長髮,用手接住了她,而眼淚慢慢的從眼眶滾落,但臉上卻是沒有表情。
 
原本還乖順投降的三人,見到強大的皇后為了保護區區一個王子而中招,大笑了起來,並抓緊機會攻擊清,似乎已經沒興致反擊了,只利用他產生的風飛了起來躲開攻擊並讓母親背靠著牆坐下。
等到安頓好母親之後,冷漠的看著那三人,[麻痺]一看到那眼神就感到厭惡,把塗了麻醉藥的針往他射去,只用手一指,在針周圍產生迴旋的風,讓他停滯,[暗殺]趁著空檔,[力量]合力使暗器在攻擊的氣旋前往清的方向貫穿過去,且因為氣旋的因素,暗器的貫穿力足以碰到一個東西就讓他灰飛煙滅。
由於一時的打擊,無神的望著那道攻擊,只任由自己皇族血液中的能量發洩出來,使他的眼睛閃過一絲綠光,許多強烈的氣流立刻出現並化成一道極銳利的風刃,無聲的切過氣旋、暗器和[暗殺][力量],兩人原本殺氣騰騰的眼神也轉為困惑,而後慢慢的變為無神,頭顱和他們所發出的攻擊一起爆裂開來,只在空氣中留下碎屑。
看到只剩自己一人的[麻痺],也不管死去的隊友,拔腿就跑,控制了他周圍的空氣,讓空氣變得非常緊繃,產生極大的風壓,把他壓倒在地,還讓他的臉朝上,並將他射來的針直接刺進他的雙眼,使他血流滿面,當場慘死。
 
一將他們全數殺死,就回到牆邊看著奄奄一息的母親,呆望著她,眼淚流了下來。
母親則虛弱的用手擦拭掉他臉上的眼淚,:
[我的孩子阿~你不必流淚,我並不後悔保護你,只希望在未來我不復存在的日子裡,你能繼續往前走下去,~不要認為你是孤身一人的,我的精神……會一直與你同在。]
皇后給了一個燦爛的微笑,身體則因為毒藥的影響,使操控電子的能力失衡,全身的細胞開始流失能量,放出螢光。
她見自己死期已近,說了最後一句話:[很抱歉……,這段話是我唯一能留給你的,如果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