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耀之空

關於部落格
在黑暗裡被遺忘的光明,會守護著你我的夢想。這裡介紹動漫與音樂,也讓你我看見人們不同的夢境。
  • 4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怨望楔子1

 前章
汙穢  甦醒
曾經,在遙遠天邊的那一道彩虹,是一切美好的開始,雖然短暫,但卻深藏在記憶中。然而,隨著時間的消逝,一切是否變了調,而我也不願回憶探索。
我望著原本霧茫茫的世界,隨著時間的齒輪轉動,而逐漸被染黑,骯髒、汙穢。
那深沉的黑暗,噁心、可悲……
它汙染了身體、心靈及希望,並吞噬了我。
可是,那感覺卻令我滿足,即使眼前一片黑暗,我仍享受著孤寂。我在黑暗中搖動我的雙手,雖然看不到,但還是四處摸索。
我在……尋找著什麼?
[人們,終究仍是會死的…]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從黑暗深處傳來。
我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,往其走去。那分熟悉感在我心中環繞,而絕望也掌管了我。
我無法抵抗,也無法停止,只能不停的走,看著自己被更深沉的黑暗所包圍。
[這就是你的答案?]
我停下腳步,看著骯髒的自己,骯髒的黑暗。
這一切的一切早已不再存在,我不再能回首過去,也不能望向未來,答案,也早已不復實現,我空虛的看著前方,無語。
[你不需停下,你只能往前走,你必須找到我……]
我疑惑的望著前方,身體不自覺得向前行,
我有……什麼東西要找到?
[什麼東西......什麼東西你要找到?]
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骯髒、汙穢就是我愛的。
可是這東西很重要阿。
我微微的笑了下,憑著直覺用手往前探去,摸到物體。
物體在我摸到的同時,放出光芒,讓我閉上雙眼。
[得到了...就醒來吧~即使你活在夢中,現實卻是夢中之夢]
醒來我該醒來嗎?我只想永恆的沉睡,繼續在夢中墮落而已。
然而,刺眼的光芒換回我的神智,我又睜開雙眼,發現自己睡在草原上。
[果然是夢阿……]我喃喃自語道。
我看著眼前刺眼的光芒,眼淚不自覺得流下。
[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你要找到?]
在夢中聽到的這句話,即使醒來,也不停的迴盪在腦海中。
我知道我要找到什麼,我也為了找到他,花了數百年的時間。
……找遍了世界各地,我仍沒能找到。
於是,我開始做噩夢,夢到自己在黑暗中獨自一人,還聽到陌生人的聲音,他帶給我恐懼,他讓我不停去找某樣東西,可是我卻想不起是何物,直到夢醒,才想起那東西就是我一直在找的,而那熟悉的聲音,並不是來自陌生人,而是我的主人。
我的主人-,是一個帝國的王子,那王國叫[普菲斯],在王國裡,所有的皇室成員都有特殊的能力,
主人……也不例外。
而我,是他所創造的。
他跟我說過,他曾有個哥哥,但他卻為了主人而慘死,於是,主人用他的遺體做了一個永生不死的身體,並嘗試喚回他的靈魂貫注進去,可是每一次的呼喚換來的卻是失敗,好不容易,終於找到他部分的意識,並將意識植入身體。可是,他不再記得主人,他雖然有意識,卻沒有靈魂,而那個人就是我。
他仍愛著我,就像當年一樣的手足情深,所以,為了我他殺了許多人,並將他們的靈魂取出,一一植入我的身體,讓我擁有情感、活力和[人性],而且他仍不放棄召喚我的靈魂,他不停的嘗試、實驗,甚至與另一個世界的物種簽訂契約,但仍與過去一樣,徒勞無功。
慢慢的,他瘋了……他開始到處殺人,連無法達成契約的強大物種也被他摧毀,並將它的能力給予我,而他也命令我跟他一起……毀掉這個國家。
然而,我們沒能毀掉……因為主人的父親前來阻撓。
主人的父親,,是很強的能力者,但主人也因他的瘋狂,而與他不相上下。
所以,靈用了禁術。
靈以自己的身體交換主人的命,主人也在他死去之前,將它所有的意識藏在一個獨特的木箱裡,並囑咐我:八百年內要找到我。
我不懂,那是什麼意思……也不懂,為何是八百年?
我只想要……找到他。
但在木箱落下,無緣無故消失後,我再也找不到,至今也有將近八百年了。
[得到了,就醒來吧~]在夢醒前的聲音,此時又從耳邊傳來。
或許......或許真的得到了,得到我所想念的他,我所想念的雙手,我所想念的溫柔……
我情不自禁的看向手,意外的看到一捲羊皮紙。
好奇的我,緩緩將它攤開,看到在紙中間的奇怪符號,
而右下角註記著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契約簽訂者: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請將血滴上,會有好事發生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?主人是在何時簽名的?
我摸著主人在紙上的簽名,就像他在眼前般,那觸感充滿了我對他的感情及想念。
而另一隻手則在手掌上弄了個小傷口,讓血滴在符號上。
那符號似乎有未知的力量存在,血順著符號流動,逐漸擴散、填滿,溫度也逐漸升高,整張羊皮紙忽然燒了起來。
我一看到火,驚慌的把紙丟在地上,而火一接觸到草,立刻蔓延開來,在草上燒出如同紙上符號的圖案。
也就在我想滅火時,一陣聲音從火中傳來,它說道:[契約生效]
沒想到焦草所形成的符號在聲音傳出後,發出極亮的光芒。
我趕緊用手護住雙眼,避免被光線傷害。
等到光線消退後,我才把手移開,發現眼前的物體都已恢復原狀。在草上的符號也消失不見,只是……
有個女孩坐在那消失的符號位置上。
女孩穿著一身黑洋裝,頭上帶著小巧的黑禮帽,而臉則被黑布罩住。
那女孩似乎早已發覺我在看她,對我點了點頭,走了過來。
女孩:[你是景嗎?]    我訝異的看著她 ,:[是的]
她偷笑了下,用她細嫩的手緊牽著我,並說:[走吧…]
 
[我們要去接你主人了~]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